Monday, April 29, 2013

北专辩与全辩赛制的省思


感谢北专辩筹委的厚爱,让我有机会可以参与此项赛会。好久没有当辩论评审,这场赛事就成为了我“冲出江湖”的一个平台。也非常庆幸,各个地方的全中辩也开始开打。槟城威省和槟岛的辩论比赛评审座位上也有我的影子。也因此,我对于两种赛事的赛制有着强烈的对比,并让我对这两种赛制产生想法。

首先,赛制对于主办单位或许影响不大,但是,有怎样的赛制就会有怎样的辩手,就有怎样的比赛。从辩论的教育意义来看,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决定。绝对不是无关痛痒的。我们从十年前和十年后的赛制发展来看就看出端倪。从前辩坛的赛制不外乎,4-3-3-4,除了自由辩以外,主辩到结辩都是以论述为主。所以,看当时的辩论比赛,往往风花雪月占了多数,内容的铺陈也比较讲究。发展到了阶段,对辩、质询/盘问的加入,让整场比赛变得竞技意味更加重,娱乐性也更丰富,当然,也更加考验辩手掌握架构的能力,攻防也必须兼备。为了便于攻防,发展至今的架构深度也渐渐的失去。

先谈谈北专辩(也就是全辩)的赛制。此赛制主辩和结辩并没有改变,而二辩却加入了对辩环节,而三辩却加入了质询环节(针对对方除了三辩以外的对手)。这项赛制乍看之下并没有任何问题。但是只要仔细斟酌,就会发现,三辩才进行盘问无疑是浪费了盘问的功能和先天性的盘问规则即“对方只能针对问题回答,盘问手有权中止对方发言”。而让二辩进行对辩,也让对辩环节失去了短兵相接的深度。我的想法是,全中辩的赛制(先质询后对辩)是目前为止算是比较能发挥这两个环节,并和立论并重的赛制。

质询/盘问拥有可以终止对方发言权的权力。在处理复杂的概念是最有效的工具。因为,简单的关闭式问题“对不对/是不是”可以归纳对方的说法,对方无法逃避问题,而让整场比赛在接下来的时候不会陷入混战。主辩陈词过后进入这个环节便是最佳时刻。倘若这时候进行的是对辩环节,对手可以逃避问题,战场可以自由选择,概念理不清,你一来我一往的,如此一来,要等待状况明朗化的工作就必须等到三辩才来进行,那么二辩环节就等于作废。更何况,倘若让三辩才来针对性地问问题,基本上辩论赛发展到这个阶段应该是更深一沉的讨论,而不是让有设限的质询来扮演这个角色。盘问手基本上是要“局限”对方,比赛来到这阶段是要“进一步开展”并反驳。所以,从比赛的流程来看,先对辩后质询是行不通的。

而我就说过,怎样的比赛就会有怎样的辩手,就会有怎样的辩论比赛。虽然这不是事实的全部但是辩论赛往往发展得越靠近尾声,胜负关键的比重就越重。而让三辩打盘问,久而久之,大家就会误以为辩论要赢就要“控制并终止对方发言”。如此一来,辩论的“辩”与“盘”的天秤就会倾向后者。慢慢的,辩手会越来越“牛”。这绝对不是辩坛乐于见到的现象。

马来西亚辩坛风起云涌,但愿可以继续辉煌。热爱辩论的大家,我们需要互相扶持,互相鼓励。想法要多沟通,多交流,辩坛凝聚在一起,我们才能够走得更远,更久。


1 comment:

人生路……